欢迎光临兰州汽车资讯网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汽车资讯>资讯

林逸新能源汽车的未来是干出来的

2018-09-17 23:46:2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赞

林逸:新能源汽车的未来是干出来的

在新能源汽车界,很少有人像林逸这样身兼研究者、决策者、管理者的多重身份,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既是运动员,同时还是裁判员与教练员。

刚过耳顺之年的林逸,先后担任过以汽车专业称誉全国的两所高校————吉林大学与北京理工大学汽车学院的院长,从事汽车研究几十年,从事新能源汽车的研发和生产工作也已十几年。2002年,林逸从吉大来到北理,担任电动车辆工程技术中心常务副主任,负责纯电动客车的研发。在这一”运动员”时期令他自豪的一件事,是在所承担的科技部”863”的”十五”项目中,带领团队与安凯汽车共同完成全国第一辆上公告的纯电动客车。”十一五”期间,林逸担任科技部节能与新能源汽车重大项目咨询专家组专家,经常到全国各地检查工作,称得上新能源汽车的裁判员。2007年4月,林逸担任北汽研究总院常务副院长、北汽副总工程师,2009年,林逸负责筹建北汽新能源汽车公司(下简称北汽新能源),并担任公司董事长,开始进入新能源汽车的教练员阶段。

北汽新能源董事长林逸

在诸多身份中,林逸仍喜欢将自己定位为一名教书匠。”我不是管理者,我是教书的,在大学工作了三十年,我名片的title现在还是教授呢”,在位于北京市大兴区采育镇的北汽新能源办公室里,林逸对本刊作者这样说道。

经过十几年发展,作为战略新兴产业的新能源汽车在国内取得长足进步,纯电动汽车更被赋予实现”弯道超车”、提升中国汽车工业在全世界战略地位的重任。可受限于技术瓶颈,新能源汽车的产业化与市场推广依然困难重重。对此,林逸认为技术进步是渐进的,而产业化却会有阶梯式的发展趋势。中国面临的问题也是全世界所面临的。在2012年年底的一次专题研讨会上,林逸”新能源汽车产业化是干出来的,而不是等出来的”的发言,赢得了包括中国工程院院长周济在内的多人认同。

未来是干出来的,并不是一句可有可无的空话,体现在林逸身上的是极其鲜明的工程师思维。

首先,伴随中国石油(601857,股吧)对外依存度的不断攀升以及环保压力,转变能源消耗结构、发展新能源汽车已成为不可逆转的战略需求,因此就不要再算细账,比较电动汽车与节能型传统汽车谁更环保的问题,而应该并举并重。

其次,面对推广难的问题,林逸认为必须依赖市场已达到一定规模时产生的倒逼效应,一味讨论没有用。

充换电模式哪个更好?林逸认为不能一概而论,各有各的好,”市场会有最后的检验与抉择”。

无疑,对新能源汽车而言,全球都处于探索阶段,没有”先搞起来”的工程师思维,就会落后,未来是干出来的。

”全世界招标也就这水平”

林逸给人最直接的印象是和悦、耐心,经常讲着讲着,会不自觉地笑起来。除了负责北汽新能源汽车公司,他还算得上北汽的发言人。”各种展会都让我代表北汽答作者问,最多的一天有五场,嗓子都说哑了,我就是个托”,他有些自我调侃地说道。

低调的解嘲背后,是他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熟稔,以及对北汽的自信。

在一次新能源汽车的联系会议上,市领导有点”恨铁不成钢”地说,你们北汽就是自己不使劲,如果再不干,就全国招标,不用你们的车了。林逸笑着叫板道:”据我了解,别说全国招标,你就是全世界招标,也就这个技术水平了。我们碰到的问题,他们同样碰到。”

客观地说,北汽并不算国内新能源汽车的先行者。2007年,北汽福田成立新能源技术中心,专注于新能源客车、环卫车、纯电动迷迪出租车的生产。同年,林逸进入北汽集团,负责北汽研究院的筹备工作。研究院成立伊始便设立新技术部,主攻新能源汽车的研究。研究院从最初的几个人到几十人,直到现在的1600多人。

2009年11月4日,北汽新能源正式揭牌,当时”一园两公司”三个牌子一起揭。”一园”指北京市科委和大兴区政府共建的北京新能源汽车科技产业园,”两公司”除了北汽新能源,还有北汽合资投建的北京普莱德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第二年,园区又多了一家公司————北汽新能源合资投建的北汽大洋电机科技有限公司,至此,北汽新能源掌控了电池、电机、电控系统三大电动汽车核心部件,形成单班年产2万台电动汽车的规模。据悉,占地3000亩的产业园二期项目已获批准,北汽新能源将进一步扩建其生产基地。林逸喜欢经常宣讲的是2012年科技部部长万钢考察时,主管新能源汽车的高新司司长赵玉海所说的,这是他看到的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最完整的企业。

北汽集团的新能源汽车发展战略正式形成于2009年年底。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将其总结为五句话:大力发展纯电动汽车;积极发展混合动力汽车;跟踪其他形式的新能源汽车;掌握核心部件技术;外引内联、集成创新。”十一五”才进入新能源汽车国家团队的北汽,与北京市以纯电动为主的思路一致,集中抓纯电动汽车。在最近的一次会上,林逸注意到领导对这一战略描述进行了微调:前一句加了一个字,变”纯电动汽车”为”纯电驱动汽车”,将增程式、插电式电动汽车都考虑进去;第四句后面加上”打造完整产业链”,第五句则不再提。

除了完整的产业链,北汽引以为豪的是所谓”保姆式”的运营服务。北汽为目前路上跑的600多辆电动汽车配备了80位工程师组成的售后服务团队。根据四部委规定,在25个试点城市运行的所有纯电动汽车上,都要安装随车监控系统。在北汽新能源的展厅里,根据5秒一次的数据采集,每辆车的详细状况都清楚地显示在电子地图上。北汽在北京市设有8个维修点,”只要报故障,我们保证半个小时就能过去”。而从示范运营的统计结果看,70%多的故障率源于充电器、插头、继电器等零部件体系,在林逸看来,与发达国家相比,这种工业基础上的差距还得”几十年才能赶上”。

对北汽新能源的每个历史时刻,林逸都记得非常清楚。2009年7月,担任6人筹备组的组长,10月6日入住,11月14日第一辆车出来经过3年多的发展,目前北汽新能源拥有包括E150EV在内的三款上公告的纯电动汽车, 2012年年产1000辆,结合北京市5000辆的新增推广规划,今年年产量将定在3000~5000辆。2015年,北汽新能源的目标更为宏大,在15万辆新能源汽车的产量中,纯电动汽车将占到三分之一。

”产业化是干出来的

林逸新能源汽车的未来是干出来的

,不是等出来的”

受杰里米 里夫金《第三次工业革命》一书观点的影响,林逸认为汽车的电动化将是未来交通机动化的发展方向。

里夫金认为,相比于前两次分别以蒸汽机、内燃机和电气化为主的工业革命,第三次工业革命将以可再生能源、分布式发电、智能电、氢的存储和利用、电动汽车为重要支撑。

”我过去往往在电动汽车的技术路线上去跟别人讨论,如果从人类技术发展的角度讲,电动汽车是人类交通发展的必然”,在5月底于合肥举办的”2013新能源汽车创新高峰论坛”上,林逸在演讲中讲道。

对”在中国以煤为主的电力结构下,电动汽车未必环保”的质疑,林逸认为当年万钢部长提出的发展电动汽车三个战略意义,即节省石油燃料的消耗,减少环境的污染,提升中国汽车在全世界的战略地位,并不过时。发展电动汽车乃大势所趋,不是”算算小账”的问题。

从各大城市推广电动汽车的经验来看,一个共同的问题在于基础设施建设的滞后。在中国快速的城镇化进程中,基础设施很难”赶上趟”,供电线路、土地、充电设施,都会影响到电动汽车的推广。在美国,根据绿色建筑相关标准,开发商要预留20%的停车位给新能源汽车,而在中国显然还不到考虑这件事的时候。林逸认为要等到电动汽车市场发展到一定程度时,相关立法与规划才会引起重视,就像10多年前,卖房子时车位难卖,现在则满大街都是汽车,一位难求。

对充换电模式之争,林逸认为各有利弊,应搁置争议,各自尝试,最终让市场选择。在林逸看来,定点定线运输的公交车、大客车,包括出租车,比较适合换电模式,但对个人用车而言,换电模式未必可取。除了用户的心理感觉,换电模式存在两个比较大的技术问题。首先,电池组的焊接点在拆卸中容易松动,对电池的寿命及安全都有很大影响。其次,换电的前提是电池标准化。”电池箱的结构尺寸一定,汽车结构也要标准化,汽车产品的个性化将难以满足用户需求”。

尽管问题种种,产业化需要的却是尽快”干起来”,只有在实践中不断摸索总结,积累经验,扩大市场,才有希望。

”特斯拉在中国活不下去”

在全球新能源汽车领域,目前最大的明星莫过于美国的特斯拉(Tesla)汽车公司。从2012年四季度亏损8990万美元,到今年一季度盈利1125万美元;股价突破每股100美元;市值膨胀至130余亿美元,人们纷纷惊呼其为”新能源领域的下一个苹果”。

在林逸看来,特斯拉是”一俊遮百丑”,一俊就是攀升的股价。林逸的观点是,特斯拉掌握了电池分布式管理等重要关键技术,其次把握住了合适的市场定位,根据续航里程要价。它的Roadster和Model S能分别实现394.3公里和483公里的续航里程,价钱也从6万~10万美金不等,”车挺贵,但卖得挺好”。事实上,特斯拉今年一季度的盈利并没有那么多,实际上还包括卖碳排放指标的钱。

特斯拉的成功让林逸深入思考新能源汽车的市场环境问题。在他看来,中美市场环境存在较大差别,特斯拉的经验难以复制,换个说法,特斯拉在中国活不下去。美国拥有充分的市场经济,虽然也有政府扶持政策,但一切按市场经济的规律办事,”贷款该还的时候还,企业该破产的时候破产”。而中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竞争不充分,还处于规则形成中。”中国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要破产,政府都要去救”,从而造成国内新能源车企竞争力远不如美国。特斯拉在美国完全按照市场运作模式,先把销售体系建好,再逐步出车,而在中国则先根据政府扶持项目研发,然后才考虑市场。

按林逸的看法,中国新能源产业的发展,仅靠发改委的产能过剩调整来淘汰落后,市场手段不够,”120多家主机厂,应该整合成几家,号召了差不多20年没看见少了谁。如果像美国那样完全的市场化,中国一千多家电池厂连十分之一也剩不下”。

”归根到底是体制的问题”。中国的许多问题挖得深点几乎往往归结为体制问题,解决之途也非林逸这样的从业者所能干出,必须靠另一些在位者,去大干特干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