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兰州汽车资讯网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汽车资讯>访谈

李斌时间能说明一切我现在最大的担心是产不

2018-09-18 02:08:2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赞

李斌:时间能说明一切,我现在最大的担心是产不出来!

“我以前不怎么接受采访,但今天不愿意说也不行,因为你不能假设大家都理解你,当然有人会觉得挺好,有人觉得有疑虑,都很正常。怎么去破解这些疑虑?只有时间才能破解,我现在不需要非要死乞白赖去证明什么,没必要,时间会说明一切。”

北京长安街1号东方广场,东方新天地蔚来中心,人头攒动。

12月23日13:00,排队了二十多分钟后,《汽车人》终于坐进蔚来ES8的展车中。排在身后的,是从河北香河赶来看车的一大家人。

身着笔挺浅蓝色工作服的蔚来员工说,多的时候,每天进店客流量超过两千人。

与一楼展示厅的喧嚣不同,蔚来中心的二楼则相对安静。在这里,用户可以交流、读书、举行亲子活动、甚至头脑风暴等。蔚来致力于为用户营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社区。

12月16日,李斌在聚光灯下,用一场盛大的发布会,将ES8推向市场。

汽车圈一片沸腾。有人盛赞蔚来是“中国的特斯拉”;也有人感慨“还好李斌没有泪洒当场”。对比跌落神坛的乐视,更多的声音是关于蔚来的产品、服务、直销模式、合作制造等核心问题的追问。

对于李斌来说,ES8的正式发布远非结束。让外界了解ES8到拿出真金白银购买ES8,这段距离并不遥远,但如何让这款车符合甚至超越热情的消费者预期,是李斌必须为之努力的。

汽车业新生力量,蔚来真正推向市场的第一款车,开局意味着未来。

“互联造车”不确定性,让李斌的蔚来汽车裹挟着同样的期许与质疑。

汽车互联平台已经过了烧钱的阶段,用噱头忽悠投资人—烧钱搏流量—上市套现的互联典型性模式,已经不再适用于一个成熟的互联企业。每年退坡的补贴、电动车牌照的收紧,以及来势汹汹的传统车厂电动车,都让新造车公司创业者们丝毫不敢放松脚步。

在汽车圈,李斌的低调众所皆知。永远简单得体的衣着,待人始终热情谦和,没有语出惊人的博眼球之举,也没有搞个人崇拜的兴趣和欲望。但自从造车以来,他一改此前行事风格,经常出现在各种论坛和TED讲演台,为蔚来汽车背书。

《汽车人》社长兼总李苗苗专访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

“我以前不怎么接受采访,但今天不愿意说也不行,因为你不能假设大家都理解你,当然有人会觉得挺好,有人觉得有疑虑,都很正常。怎么去破解这些疑虑?只有时间才能破解,我现在不需要非要死乞白赖去证明什么,没必要,时间会说明一切。”12月23日,蔚来ES8发布一周后,李斌接受《汽车人》采访时说。

值得一提的是,李斌在采访中透露,即将有一位负责质量的专家加盟蔚来。随后,消息传出,沃尔沃旗下高性能品牌Polestar中国区总裁沈峰加盟蔚来汽车,出任蔚来汽车负责质量的副总裁,并担任质量管理委员会主席。

作为两家上市公司的创始人兼董事长,多家创新公司投资人,李斌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连续创业者。从公司市值的高低,到个人财富的比较,李斌早已经做到了淡然处之。为什么要创办蔚来汽车?商业理想驱动下,资金、技术……创新模式如何落地?直面所有质疑的同时,李斌也以一个汽车行业创业者的身份吐露心声。

《汽车人》专访李斌摘录:

14:30,蔚来汽车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斌一路疾行踏上旋转楼梯,比约定的采访时间晚了一个小时。“因为摩拜的事情耽搁了”,他一边向《汽车人》表达歉意,一边迅速进入沟通状态。

我怎么会不喜欢车?

《汽车人》:你为什么要做蔚来?是真心喜欢车,还是造车只是名义,最终是希望运作资本,谋求蔚来上市,来提升自己身价?有评论担心,蔚来的董事长并不喜欢车。

李斌:我做了17年汽车,说我不喜欢车,这怎么可能呢?至于说造车的目的是谋求上市进行资本运作,我觉得更是无厘头。

您知道,包括易车和易鑫,我们已经有两家上市公司了。要说我从来没做过上市公司,还有点上市情结,我都已经有两家上市公司了,还有什么情结?我不是非要去说要做多少个上市公司。

做蔚来有两个方面考虑。一是,汽车行业产业链分工,还有服务用户的方式随着移动互联这个时代已经到了今天了,我觉得确实汽车行业应该有一些变化。这个变化不完全是技术路线的,而是重新定义汽车的用户体验。所以,我2012年提了一个3.0汽车公司的概念,认为汽车行业是有变化的必要,也有这种机遇。从商业的角度来讲,这是我自己的商业理想。

二是,我觉得确确实实要在降低碳排放、改变雾霾天气、降低交通事故等方面做些贡献。汽车发展到今天,很多东西走到了最初发明期的对立面了,我们要做点事情,让蔚蓝的天空尽快来临。蔚来的名字就这么来的。这两件事情是我做蔚来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动力。

在商业理想上,我要做一个3.0的汽车公司,移动互联时代的汽车公司,有没有机会去重新定义汽车用户的体验;从一个情怀角度来讲,我们有没有机会用技术变革,不管是自动驾驶的技术还是人工智能技术,还是电动汽车的技术,让汽车重新给我们带回来一些美好的东西,而不是今天一看都是堵车、事故、雾霾、排放。

做人总归有一些追求。但在物质上,我没有那么大的想法,亿万富翁早就是了,也没有一定要成为首富的理想。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有一些不太理解这个事情的人,可能他们有他们的猜测,但和蔚来公司的本来面目没有什么关系。

《汽车人》:对于“商业理想”,能做进一步诠释吗?

李斌:商业理想在我做蔚来的过程中很多事情能看出来。我们做易车,还有很多汽车媒体,包括后来做汽车的交易、电商、金融服务,可能还都是技术驱动、内容驱动的公司。但是蔚来不太一样,蔚来其实是我把我这十几年对于汽车行业的思考,对于汽车用户体验的思考,还有产业链的分工这些东西的思考,全部浓缩到一起,我们把它叫做3.0的汽车公司,移动互联时代的汽车公司。

这是2012年就想做的事情,我觉得这种信息技术的变化,还有和用户交流方式的变化其实会很深刻地影响一个行业,比如说互联之前就没有亚马逊。对汽车行业的影响是什么呢,它不光是一个销售方式的变化,其实对于整个产业链都会不一样。我认为今天大部分的汽车公司都是互联出现之前形成的,所以它的产业链分工是那样,汽车公司做研发、制造,服务用户的事情全部交给别人干。汽车公司其实没有直接服务过用户,加油站、保险公司、4S店、金融都是分开的,所以你说我买了一辆宝马,其实你跟宝马有什么关系呢?你只是买了它一个产品而已,你加油都是去中石化、中石油,在使用体验上没有参与,这是在互联出现之前,因为这种方法是最高效的。

互联出现之后就不是这样的,像特斯拉是直销,有充电桩,可以直接服务用户。今天已经是移动互联时代,移动互联和互联是一个量和质的变化,我认为汽车品牌应对用户使用的总体体验、全程体验负。比如用蔚来的车,不光是车开得爽,用着也爽,你每一个接触点,不管是线上的还是线下的,都得是跟别人不一样,这就应该是今天的东西。

当时我跟很多汽车公司聊,大家也认可,但是后来我知道他们其实是没办法把整个的东西打破了重建,按照这个模式去重新组建他的产品服务体系,整个公司的架构,没办法做到的。所以在这个想法下面,我想2014年年底的时候开始创办蔚来,是这么一个商业理想。

我们发布会官方稿叫“蔚来发布ES8,重新定义汽车用户体验”,包括那天发布会的时候我只用了很少的时间讲车,后面讲的都是无人驾驶、自动驾驶、人工智能,讲生活方式。蔚来对整个汽车行业的思考不是简单从产品的角度。

我经常比喻,在今天做好一辆车只是基础条件,只是必要条件,已经不是充分必要条件了。以前你做好一辆车就行了,现在你做好一辆车已经不够了。以前你做好车,品质好,各方面都好,你就能到95分,今天你做好车只能到60分,它能让你及格,但你做不好肯定不行,你别的地方吹到天上去了,车不好肯定没用。就跟一个楼一样,你地基打得不好,你装修得再好,设计得再好,楼也会塌的,但是只有地基打得好也没用,因为评估方式变了。

《汽车人》:怎么才能保证,蔚来能够做到95分的车呢?现在很多消费者疑虑的就是这个。这是不是你最头疼的事?

李斌:打地基当然是难的,装修相比打地基还不是一回事。我知道这非常难,但是我们是有机会的。第一,我觉得跟产品定位有关系,现在一说电动车,要么就是特斯拉,要么就是国内的这些电动车,大家不一定愿意买。在国内,做到40万、50万元的电动车大家没人去想,没人敢做,这是因为原来的企业品牌力没到这个地方。

一旦把自己放在40万、50万元的这么一个定价区间的话,很多的理念就不一样了,能够用的很多零部件也就不一样,服务体系也不一样了,找的人才也不一样,能够用到的智能化的程度各方面东西都不一样了。而且电池的成本相对车的成本比例也就下降了,这是一个整合总体的战略决策。

很多人不理解蔚来为什么要做一个高端车,其实大家没去算那个账。你现在要去买一个蔚来ES8这样的全铝车身、空气悬挂、自动辅助驾驶、0到100公里加速只有4.4秒、600多马力这样的车,在市场上满足这些条件的车,价格没有100万元以下的。特斯拉主要是有关税,还有它的制造成本太高,进口到中国还有很重要的消费税,这本身就受了一个限制。所有高性能的车几乎都是进口的,关税加增值税加到一块儿就有几十个百分比,再加上国外各方面的成本都要高一些,这些东西加到一块儿,你会发现很多车在国外也就卖八九万美金,到中国来就翻番都不止了。所以,当我们做一个高端的电动车的时候,税费的优势是很大的。

第二,我做一个高端车以后,能够用到的零部件质量就不一样了,我就可以用博世最新的电助力制动系统iBooster。我要做一个5万、10万元的车我怎么用?你让我只做10万元的车,你还非让我与特斯拉相比怎么可能,我做不到。但是我一旦决定了做一个高端车,我就有做好车的可能性。如果我去做20万元的车,我和传统20万元的汽油车比,我就没有任何优势。

现在至少从产品力的角度来讲,我充分利用这些优势,我就能够和别人,和传统的汽油车,包括和特斯拉相比,就有着显著的价格优势,定位就决定了一切。

《汽车人》:你觉得你定位到40万元之上是有优势的?

李斌:对,做一个高端车的定位有非常大的优势。40万、50万元的汽油车,跟我们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各方面都比不上。

《汽车人》:蔚来要走特斯拉的发展路径吗?

李斌:还不完全是这样,特斯拉毕竟在中国卖得特别贵,100多万元。我走高性能的路并不是简单的要去模仿特斯拉,而是基于中国现实各方面综合的考量做的决策。

中国现在已经将近有3000万辆汽车的销量,除了少数的超豪华品牌几乎都在中国设厂了,宝马最好的厂在中国,奔驰最好的厂在中国,捷豹、路虎最好的厂在中国……全球最好的厂都在中国,因为中国有产业基础了,所以在中国产业基础下我们怎么就做不出来好车了呢?中国已经有这个产业基础了,能做出好车来,不是10年前,不是20年前,不要用老黄历去看。

你去拿20万元的广汽传祺GS8和20万元的任何一款合资车比,你看谁好?你不能拿5万元在中国产的车和50万元的宝马比,这不公平。我们有抓好研发的能力,去管控零部件合作伙伴的质量,充分运用成熟企业的制造技术。我们的工厂是全新的,买的都是最新的设备,生产线都是最新的,投资强度又高,工人都是熟练工人,我怎么就搞不出好车呢?这是个简单的道理。

《汽车人》:最关键是中国要有消费市场。

李斌:现在这个领域没有这样的产品,40万、50万元区间,能和我们竞争的车,不管是电动车还是传统的车,现在市场上还没有。

“我从没有担心过钱的事”

《汽车人》:跨国企业做整车都是100多年历史,有强大技术实力与资金沉淀。蔚来毕竟还在融资中,目前看,只有融资上市才可能有收益。质疑的人担心已经花掉150个亿了,下一步有没有可能资金链断掉,你有没有这个担心呢?

李斌:我没这个担心。我从一开始就知道造车是需要很多钱的,并不是一个打无准备的仗。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要广交朋友,蔚来到目前为止有56个投资人,投资人包括大的科技公司,腾讯、百度、京东,所有这些大的公司,联想、小米,雷军他们的基金全都在里面,还有全球大的基金公司,国开行、中金等国家队。我们这56个投资人,开玩笑说,每个人出3个亿就150个亿了,还不止,170个亿了。

我确实没有办法超越(一些企业),比如说零部件公司,你要人家给你最新的零部件,你还不付开发费,你又要锁定产能,还不给人家付点预付,这个我做不到,人家也没有义务非要去支持一个新公司。

我们当然知道造好车是需要钱的,中国最便宜的车可能一两个亿都能研发出来。我这个真的是从一根线开始画起的,三电,电机、电控、电磁包,包括车上的电脑,自动驾驶的软硬件,包括车上的关全都是自己的知识产权。我现在4000多人,最主要都是研发人员,一半硬件,一半软件,整个的技术含量和体系已经建立了。现在大家看到是我推出第一辆车,其实,我第四辆车都已经在研发了。所以我已经建立这么一个体系了,投资人对我们的支持应该是不遗余力的,我们都能说到做到。

《汽车人》:投资人也是要求回报的。

李斌:公司还年轻,做成功了什么回报都会有,上市也好,利润其实也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当然,我们今天不能直接和宝马、奔驰、奥迪去比,他们已经赚了很多钱,我们也会长大。我们现在虽然还在花钱,但这是投资,并不是烧钱。投资和烧钱完全是两回事,做一件事情怎么可能不投资,投资周期对一个汽车公司来说,任何一款产品还得投四五年。从一个资金使用效率的角度来讲,全世界哪个汽车公司的资金使用效率比我们高?没有!

《汽车人》:150亿中,你们研发投了多少钱?我们现在所在的 NIO HOUSE,处于寸土寸金的长安街核心地段,这份投入值得吗?

李斌:大部分钱都还是花在研发上,但我们肯定还没花150亿,我不知道这个钱是怎么花出来的,毕竟我们创立才三年。现在开始钱就要多起来了,要进入市场,很多基础设施也要建,但是我们还有足够多的钱,这不用担心,我从来没有担心过钱的事情。

关于这个展厅,这个租金还挺贵,现在算的话应该是50块钱一平米,有3000平米。但这肯定是值得的,想一想长安街广告牌要多少钱?我不搞4S店,交付中心和服务中心是分开的,要做豪华品牌就要花那么多钱。大家都说蔚来五棵松发布会花的钱多,其实国外一个豪车品牌发布都不会比它便宜,无非是我请来的人多,他们就请来了几百人,我们发布会来了8000人。

《汽车人》:在财务上,你不担心别人替你担心。

李斌:所以就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汽车人》:因为大家不想看到第二个贾跃亭。

李斌:这中间有一个误解,我算了算,乐视的车没花多少钱,乐视真正花的钱不在车上,他的车离花钱还早着,模具都没开,怎么叫花钱了呢?

乐视想做的事太多了,我现在主要就是做蔚来。易车、易鑫都是赚钱的公司,都是很稳定的公司,我没有从易车和易鑫中往蔚来里面投一分钱。我这几个公司都是独立的,不像别人把几个公司拉通去搞这个事情,每个公司都是很健康的。

《汽车人》:之前采访你时,你说就是想实实在在的,造一款质量上不比特斯拉差,一定要适合中国市场的车,但是这一年来,乐视造车陷入困境,可能会让很多人有一些疑虑。

李斌:我觉得很正常,乐视我确实不了解,每个创业本来就有输有赢,有成有败,咱们不以成败论英雄,但是我至少知道他们出问题不是因为车,我觉得把这个事情放到车上去,把黑锅让车来背,其实不是这个问题。

对于我们来说,当然别人出了这样的问题也会让我们多警醒一些,比如说一定要把重点放在量产化上面,质量一定要可靠,承诺要兑现,不要冒进,肯定是量力而行,要知道自己能力的边界在哪里,对很多事情要有所敬畏。

我从来就不觉得能颠覆汽车行业,因为我对汽车行业是充满敬畏的。我们和现有的汽车公司,我们从来都是合作的关系,并没有觉得什么比它强。我从第一天就这么说,我有我擅长的东西,但是它们有它们擅长的东西。

从投资的角度来讲,我找的投资人,都是真正懂行业,又有钱,又立足长远。而且对他们而言,这个投资资金也不算什么,即便我们输了人也不会死乞白赖,这些东西综合起来看,就是今天的蔚来。

我在内部一直是要求团队踏实,这次发布会也没办法,不让人知道一点不行,而且我总得有个时间点去接受预订。今天酒香也怕巷子深,我以前从来不怎么接受采访,但是今天不愿意说也不行,因为你不能假设大家都理解你,当然有人会觉得挺好,有人觉得有疑虑,都很正常。那怎么去破解这些疑虑,肯定是只有时间才能破解,我现在不需要非要死乞白赖去证明什么,没必要,时间会说明一切。

比如

李斌时间能说明一切我现在最大的担心是产不

,明年年底的时候我的车真卖出去了,而且口碑还不错,质量还不错,所有的事情不就过去了嘛。

《汽车人》:你就说你的钱够花就行了。

李斌:其实钱够不够花也没有太大必要说,就像我们从来不发布融资成功的消息一样,现在市场上所有的关于我们融资的消息都不是我们官方的,很多都是猜的。我从来没说我融了多少钱,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供应商我们没付款,没有任何一个员工说我们工资没发,我们该搞的活动都搞了,车都是按期在量产,那就行了嘛,我还非得把银行余额写出来吗?

“相信我们的人会更相信”

《汽车人》:2012年一直到现在商业理想的起步,到今天量产车出来正好五年,下一步五年,你有什么战略规划?

李斌:第一,我们有很多模式的创新,这些创新是不是都能够说到做到,不一定所有的事情最后按照我们的设想,但是让用户体验更好的大的目标能不能真的做到,我们还是从品质,从整个的服务体系,所有的东西去继续完善。未来五年对于一个汽车公司还是很新,特斯拉到现在已经14年了,蔚来只有三年,接下来五年对我们来说首先还是把基本功做好。

第二,就是我们真真正正地成为一个有全球影响力的品牌。蔚来跟别的公司不一样,我们一上来就是全球布局,员工来自40多个国家,在欧洲、在美国都有几百人,没有一个企业像我们这么干。

蔚来能不能真正成为一个有国际影响力的品牌?不一定在海外的市场占有率有多少高,但是大家一提到全球的智能电动汽车公司,都会把蔚来放在里面,就像今天大家说特斯拉一样。

整个国家正在从一个汽车的大国向汽车强国迈进,蔚来能不能代表中国新的汽车品牌,能不能给我们整个中国的汽车产业争得这样的荣誉?就像华为代表了中国的信息技术产业,小米代表了消费电子产业一样。我们有没有机会代表新的智能电动汽车产业?这是很重要的。

第三,我觉得当然还是技术创新,能不能真正有世界领先的技术、持续的技术创新能力和一个完善的技术创新体系。

《汽车人》:目前面临着最大的难题是什么呢?

李斌:两个大的挑战。第一是品质、质量,我觉得对品质的追求是永远没有尽头的,你可以做到99.9分,你还可以做到99.99、99.999,这个是没有止境的。我们马上有一个很重要的负责质量方面的团队成员加入,我们在品质方面的投入还挺大的。

就像特斯拉刚出来的时候确实质量有一些诟病,一个新公司也有它的磨合期,都有一个过程。但是用户不会因为你是一个新公司降低对你的要求,特别是对于我们这样一个中国背景的品牌,中国的用户对于中国的品牌有的时候要求更高,所以品质我们一定要做到更优秀。

第二,我觉得价值观也好,服务能力也好,因为我们是直接服务用户的,用户是千差万别的,用户的需求也是千差万别的,我们能不能让每一个蔚来的员工在面对用户的时候都能够用一样的标准,我们叫做要成为用户有想法、有品位、靠谱的朋友,能不能做到这个,这句话能不能让每一个用户都能够买单,能让我们每一个蔚来的员工都能够发自内心地认可,并且通过实际日常的工作去体现出来,这个其实挑战也非常大,所以我觉得这两件事情是最大的挑战。至于大家关心钱的问题,以及能不能迈得出去,说实话那能有什么问题,世界上能用钱解决的问题是最简单的问题。

我刚刚说的两件事情不一定是钱能解决的。我现在担心产不出,我们都是预订制,没有库存,现在的预订量已经远远超过了我的期望。

《汽车人》:蔚来刚刚成立三年时间,而在传统车企中,一款车从商品企划到产品上市的周期也要36个月左右,这是否会影响产品品质?

李斌:品质这个事情,非要因为(传统)慢,说我不行,这是哪跟哪儿?品质好不好到时候再说,我们要做300万公里路试,现在全世界有哪一款电动车做了300万公里,中国有哪一款上市前做了300万公里的车子?没有。智能电动车给我们带来的真正的机会就是有机会做一个高端品牌,我就是要把ABB变成NBA。

尽管我们周期较短,但事实上,我们都是并行推进,每一个研发流程都没有落下,甚至花钱买时间。蔚来前面造出来的几百辆车,全部都拿去路测。我们已经做了两个冬夏测试了,没有哪款电动车做过两个冬夏的测试。相信我们的人就会更相信,不相信我们的人,我也没时间多说,因为全中国十几亿人,我不需要十几亿人都说我好。

《汽车人》:但业界对江淮代工还持疑虑。

李斌:工厂在合肥开发区,它其实是一个全新的工厂,因为我们没有生产资质,这个工厂是江淮按照我们的要求建的。我们早就投产了,现在只不过没让大家去参观,主要是绿化还没做好。这个工厂绝对是世界上最领先的全铝的工厂。造车的四大工艺,其实是个装配活,当年中华和宝马也曾经共线生产过,但宝马还是宝马。

《汽车人》:你现在的精力如何分配?主要集中在蔚来上吗?刚才你提到的摩拜,它的发展模式和蔚来有没有关联?

李斌:反正用在蔚来上的比例挺高的,我就不分了,因为每个阶段不太一样。

摩拜和蔚来没什么关联,我觉得这是两件事情,要两个视角来看问题。一个是车的视角。蔚来的目标是创造拥有车的感动。你有了一辆什么样的车对你就意味着什么。另外一个就是摩拜是出行,车和出行这两件事情有关联,但是不完全是一回事。从交通工具的角度来讲,有一些关联,但是是不同的方向。出行的话是要讲效率,车的话是要讲体验。

出行的话我们蔚来资本也投资了首汽约车,同时,我们也是嘀嗒和摩拜的股东,我们在未来的出行做了非常大的布局,那是为了解决大家出行便捷和效率问题。但是蔚来走的道路是要创造拥有车的感动,是创造一个全新的汽车体验,这是两个不同的方向。

《汽车人》:蔚来就是你今后的人生目标吗?

李斌:我做易车做了十几年,2010上市到现在也7年了,从盈收的角度来讲,易车在这个行业里面还是比第二名多几十个亿的,易鑫也是三年就上市了,现在市值也几百亿港币。

蔚来我觉得挑战肯定是更大的。它现在还是一棵幼苗,这棵幼苗能不能存活,能不能长成一棵树,能不能演化成为一片树林,这个路挺长的。至少在可看见的将来,蔚来会是我最主要的精力所在。

现阶段我的商业理想就是做一个用户企业,做一个价值观驱动的公司。我其实没有宏大的人生理想,希望做的事情能让这个世界更美好一些。从我个人来讲,我其实挺享受做事的过程,喜欢“过程就是回报”这句话,其他东西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